手机版
1 1 1

我佩服你这员女将

——谢觉哉致表姐姜一(1957年5月21日)

648c5efaa0da4f13b87fe016368d1c5a

谢觉哉致表姐姜一

  这是谢觉哉1957年5月21日写给表姐姜一的一封信,称赞她一生不怕困难、聪明能干。

一姐姐:

  四月二十六日我回到了北京,同时也接到了你的信。

  我想给你写一篇传,传呢,就是这封信。你看了,不要哭,只许笑。八十多岁的老人,伤心是不可以的。

  你比我要大八、九岁,我记得事的时候,在外婆家没有看见你,你已到彭家做“细媳妇”[1]去了。我第一次见到你,是同“上戴家湾里”一些人去河对面的山上杀草,走了很远,见一个屋子,说是彭家,我们在山上,你出现在阶基上,半大子人的姑娘。我没有进屋,没和你说话。

  后来,见面时候少,但你的行止,常听得说。你是一个勇于和环境作斗争的人。正如你说的“从小苦起”,其实不只是苦,还有不少人欺负你,但你没有屈服。你又能顺应环境,当你流到宁乡县城的时候,流到长沙市的时候,我想没有人给你以温暖的,但你却在困难中抚养大了你的儿女。我佩服你这员女将!

  你又是一个富于情感的人。听说长沙马日事变[2]后,你打听不出我的消息,听到浏阳门外杀人,就到刑场上去看,看有不有我的尸首;你又为我许过“回龙山”的“保烛”。当然,不只是因为我是你的表弟,而是你相信我们是好人,好人是不会做坏事的。

  我外家的人都聪明,你是最聪明的一个。如果不是穷,读不起书,不是重男轻女的社会,那你必然能做出很多的事。但是,这样的社会已经打倒了,你应该为这件事欢喜。

  你是一个能干的人,不怕困难的人,又是一个聪明的人,你的儿子、媳妇、孙儿女,应该向你学习。

  四舅活得最久,但没有看到革命成功,想他死时必然还在为我的命运操心。满舅母孤苦一世,我初以为她早死了,后打听她还在,寄点钱去,已来不及用了。我对于外家没有帮助,对你也没有帮助,用不着感谢。

  人是不能不死的,但多活些时间是可以做到的。只要你心事放宽,不忧愁,再活十多二十年并不是难事,老姊弟再见面的日子还是有。

  祝你好,你一家都好。

觉哉

1957年5月21日

  

  [1]细媳妇,湖南方言,即童养媳。

  [2]一九二七年五月二十一日,驻湖南的国民党军第三十五军(军长何键)第三十三团团长许克祥在长沙发动反革命政变,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的工农群众。因二十一日在旧时文电中用诗韵韵目“马”字表示,所以这次事变称为马日事变。

家书中的初心

专栏:家书中的初心

发布时间:2019年07月03日 11:21      来源:共产党员网 打印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有奖调查

共产党员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24993号

860010-1601010100
彩票计划微信群 正规彩票微信讨论群 彩票微信投注群 微信彩票计划群 北京赛车微信红包群 彩票微信群大全 微信彩票讨论群 彩票微信群二维码大全 彩票微信讨论群 彩票微信红包群二维码大全